● 周文龙(文)/ 联合早报副刊

看李邪的《小白船》演出后,参与讨论会时,谈起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字幕问题。

原来《小白船》以华语演出,附上了英文字幕,但这字幕主要是简述《小白船》的故事场景。并非逐字逐句的对白翻译。结果,许多人对此深表不满。一名戏剧评论者还说,该演出字幕只让他明白《小白船》的故事梗概,却无法领会演员的对白,融入感人的剧情故事里。

“我觉得自己好像被边缘化了,排挤在演出外。”

啊?你被边缘化!?

听了真气人!

曾几何时,演出必须附上完整的英文字幕?曾几何时,观众因语言能力而看不懂的华语演出,要被冠上“将观众边缘化”的罪名?曾几何时,处于劣势的华语剧场,更有能力将观众边缘化?

有人说,这是DVD影像媒介的影响。现在时代发达,几乎所有DVD光碟都附上各种语言字幕。因此,无论你韩语、日语或华语有多差,你只需按钮一按,就能通过便利的字幕功能,观赏精彩的韩剧、日剧和台剧。在DVD文化的耳濡目染下,大家观赏戏剧演出时,也就期待有象DVD一样方便的字幕了。

戏剧往往筑构在 一个特定的舞台空间,由观众与表演着在这特定时空产生情感共鸣,这种共鸣又往往超出语言之外。我们看一些外国演出时,即使语言不通,有时也能凭着演员精湛表演和整体舞台氛围,融入演出戏剧情境里,就是这个道理。

李邪的《小白船》选择以简述方式呈现字幕,主要就是观众注意力集中看戏,而不是被字幕所分散,成了眼睛紧盯字幕的“跟戏人”。没想到她的安排却被视为“排斥他人,将人边缘化”的举动。

事实上,演出字幕不只是一个语言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小白船》演出时是与另一出英语剧《机器》联合呈献,上半场演《机器》,下半场演《小白船》。《机器》演出时没有字幕,但全场观众并无不满;《小白船》提供部分字幕,反而引起观众垢病。

戏剧导演郭庆亮当场便问:“为什么我们看英语戏时,不要求它有华文字幕?但我们看华语剧时,却要求它有英文字幕?”

看戏剧演出要求有字幕,已带有一点对艺术的不尊重。在双语教育环境下长大的新加坡人,连观看《小白船》这类语言通俗浅白的华语剧时,也必须依仗英文字幕协助。当演出字幕不完整时,还理直气壮地说自己被“边缘化”了,更显示许多新加坡人在语言文化上的傲慢自大。

这令我不禁想起许多新加坡人到日本、韩国等地游玩时,总是嚣张地问起:“为什么这些国家的人的英语这么差劲?”。我也想起某报交流版有一名妇女写信说,孩子学习华语困难,希望将华语变成非计分科目。但现在中国崛起,华语变成重要语言后,他们已不知不觉扮演了弱势族群的角色。

谁边缘化了谁?答案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