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文龙(文)/ 联合早报副刊

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最近,本地华语剧场仿佛焕发起生气。从TOY肥料厂的《李大傻》,到前天刚结束演出的实践剧场《天冷就回来》,两出具有本土性的演出,为寂寞已久的华语剧场,掀起一股热潮。特别是《天冷就回来》,它票房成绩一点也不“冷”,未演到一半场次门票已售罄,观众人数过万,创下近年来本地华语剧演出纪录。

如实践剧场艺术总监郭践红所言:“《天冷就回来》的演出成功对剧团以至本地华语剧场,都有着长远和积极的影响。至少1万多双眼睛的力量,已经改变本地观众对华语剧的想法,不再把华语剧看成是老土的、传统的。”

事实上,《天冷就回来》令不少观众对华语剧场重新燃起期待,有些人还说——天冷,华语剧场就回来!

到底我们应如何看待《天冷就回来》演出的成功呢?它对实践剧场以至本地华语剧场的生态环境和未来走向,又将发生什么影响?

■郭庆亮:观众在戏演之前已存在

《天冷就回来》是实践剧场今年的大制作,集合了香港和本地的创作人才,包括香港著名剧作家杜国威编剧,本地音乐才子梁文福,以及导演郭践红和詹辉振等。

但论起这次演出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归功于梁文福歌曲的魅力。

戏剧盒艺术总监郭庆亮说:“梁文福的歌曲具有代表性,已经在校园中流行10多年了。换句话说,这个剧未演出前,梁文福的歌曲已建立了10多年的观众群基础。”

“海燕等人”剧团艺术总监林海燕也认为,几乎80、90年代的人都是听着新谣长大的,是那代人的成长回忆,新谣对那代人有深刻吸引力。

爱听新谣的林海燕说,她曾想过以梁文福的歌曲来创作一个戏,几年前梁文福也与她提起“把歌曲串成一个音乐剧”的概念。

“当时我觉得这个音乐剧概念很有趣,不过我并不擅长导音乐剧,而且它制作成本高,需要很大的资源来支援,所以我只好让这个概念作罢,没想到实践剧场却把这个音乐剧做成了,还做得这么成功。”

梁文福多年来创作的很多歌曲让人拍掌叫好,由他歌曲编写而成的音乐剧,能造就19场演出满座的成绩,并不叫人意外。事实上,梁文福于1996年创作的首部华语音乐剧《雨季》,当时在嘉龙剧院演出12场,同样也有超过1万的观众人数。

两部不同演出的票房成功,证明了梁文福的商业号召力,也不由得令人质疑:如果《天冷就回来》没有梁文福,它会变得怎么样?

■韩劳达:表演上有不少问题

把梁文福从《天冷》阵容中除去,《天冷》严格来说并非一个完美的制作。

本地资深艺术工作者韩劳达说:“《天冷》这个戏表演上有很多问题,角色所诠释的东西不够深层,但观众都没看出来。”

郭庆亮说,《天冷》演出排练只有两个月,在演出的节奏和紧凑性方面不强。  此外,他也认为拿戏剧中心来做音乐剧演出场地并不合适,它设施上的种种问题使演出不够流畅,少了叹为观止或令人印象深刻的场面。

的确,相比一些外国音乐剧如《歌剧魅影》《国王与我》等,《天冷》的布景道具显得简单和粗糙,缺乏想象力。即使与本地英语音乐剧如《菖与英》《慈禧太后》等相比,《天冷》的整体制作水平和演员表现也尚有不少进步空间。

《天冷》以梁文福的歌曲为演出骨架,并由杜国威以巧妙手法把歌曲牵在一起,这种制作方式虽然投机,却也高明。因为梁文福歌曲所刻下的情感轨迹,令许多观 众在观赏演出时有一种缅怀情绪,仿佛看的不单是一个表演,也是一个记忆与记忆交错的羁绊。许多人在解读这出演出的成功性时,是否已带进了主观的情感情绪 呢?

《天冷》这次成功地将音乐剧与梁文福歌曲完美结合,但除了梁文福,下次让华语音乐剧“回来”的又可能是谁呢?许环良?陈佳明?李伟菘?或是其他华人音乐人如罗大佑、黄舒骏,甚至周杰伦?

吊诡的是,本地华语音乐剧如果只有梁文福才能卖座,固然令人悲哀;但如果其他音乐人沿着相同音乐剧创作模式,也能卖得满堂红,就显示出《天冷》本身并不具任何独特性,也同样令人感到悲哀。

这种情况,就像张学友的音乐剧《雪狼湖》,卖的是张学友,也只有张学友。

■林海燕:现象?表象?假象?

《天冷》的成功,也唤起人们对实践剧场,以及本地华语剧场未来走向的关注。本地剧作者黄浩威在《新加坡华语剧场的主流化》一文中,提到实践剧场的商业化倾向说:“除了《天冷就回来》外,实践剧场近年来还搬演了不少大型商业制作如 《最后的精华》、音乐剧《老九》以及《雷雨》。纵观这些制作的内容和表演形式,加上剧团的作业方式,实践剧场无不体现了主流化与商业化的倾向。”

他认为这与过去郭宝崑年代,实践剧场所承担起的社会批判、文化反思责任的形象相比,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然而郭庆亮却认为,实践剧场现在的理念发展,不应跟过去郭宝崑拉在一起,这对郭宝崑或是当前艺术总监郭践红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他说:“实践剧团要怎么走,是目前剧团的问题,不应由过去来决定。”

林海燕也有同感。她说:“是,郭生年代他可能不会做这样的东西,但从票房来说,《天冷》有什么不好?”

林海燕认为一个作品并没有商业性和非商业性之分,只有好坏之分,而观众水平又往往对演出起着重要作用。

她记得自己曾参与郭宝崑代表作《郑和的后代》当导演助理,当时这出戏票房很差,令林海燕每晚都担心得睡不着,不知道能找谁来看。

她说:“我可以很肯定的说,《郑和的后代》是不可能19场爆满的。而它对我们社会整体的思考、探索和反思精神,是否帮助很大呢?”

《天冷》提高了本地华语剧场的士气,令许多戏剧工作者对未来充满期待。但林海燕等三人都认为,剧场的路依然艰苦难行。

林海燕说:“我觉得这次演出只是个表象,还称不上一个现象,最怕它还变成一个假象,让人以为《天冷》令华语剧场起死为生,接下来场场都会大卖。”

韩劳达说:“不错,《天冷》有积极的作用,散发华语剧场的芬芳香味,但我们要继续让它发酵,不然香味就散发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