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看了陈子谦的《881》后,有股冲动想去看歌台。但因工作的关系,时间上难以配合,农历七月过了,还是没去看。

已经忘了上一次看歌台是在什么时候,感觉上好像是很遥远的事。很多时候是从报章的报道,得知有关歌台的资讯。七月歌台和街戏在我的童年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每当农历七月及八月来临,家里的小孩都会格外的兴奋。七月有歌台看,而八月则是“大人公”的诞辰,附近的“大人公庙”必定会请当时赫赫有名的福建戏团新赛凤来演酬神戏。说也奇怪,家里有电视不看,却喜欢跟着大人到处看歌台和街戏。

小时候,父母在俗称“后港五条石”(现为实龙岗路上段与杨厝港路的交界处)一带经营小本生意,附近的林大头路有个巴刹,每逢农历七月都会有歌台,每每都把道路挤得水泄不通。甚至行人天桥上也是人头攒动。那时的歌台大都相当的简朴,舞台多数是用木棍和木板搭成,灯光照明也很简单,没有什么花样,顶多是那挂在舞台中央的水晶球在转个不停。那有现在的电脑灯有那么多的变化,舞台设计也没有现在的璀璨。

记得当时唱歌台的多数是极为有名的歌星,有些甚至出过唱片或上过电视的综艺节目如“花月良宵”、“声宝之夜”等 。所以,当时的歌台司仪都会以“电视红星”或“唱片红星”来介绍他们出场。那些较没名气的也常冠以“某某歌王”或“某某红星”的称号,可是台下的观众就是不知道他们是谁。大哥最迷明珠姐妹,凡有她们的歌台大多不会错过。我则是较钟情于旁边的小吃摊。什么燕窝水、“咸酸甜”(蜜饯)、麦芽糖等,看得我口水直流。因为需得帮忙照顾店里的生意,我们没能把整台从头看到尾,还需接力般的你看一段,我看一段。即便如此,兄弟俩也从中得到许多乐趣。

托电影的福,今年的歌台特别红。到处都有人在谈论它。如今电影下画了,希望有关保留我国特有的草根文化如歌台和街戏等的课题还能得以延续。不然,便枉费了电影人的一片苦心。

期待明年中元节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