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

今晚的《联合晚报》报导了一则纵火案。事件是发生在荷兰弄第4座组屋,5名少年怀疑是恶作剧,在电房前纵火。其中3名事后遭到警方逮捕。这让我想起不久前才在后港8巷大牌683发生的那场大火。

事发当天一早,父亲便传来噩讯,说他在后港的店铺,遭到隔壁杂货店大火的波及。父亲在向我阐明事情的始末时,没有他平时有大事发生时的烦躁,心情显的分外得平静。我心里正为父亲异于常态的举止纳闷时,他告知有人因无法及时逃脱而葬身火海。他亲眼见到死者的尸体被抬走。也许是这一幕让父亲意识到财物上的损失,远不及生命的丢失来得大。金钱和物品没了,还可以赚回找回,可是人的生命失去了,如何唤回?

我办公的那栋大楼的防火警报最近频频响起。在过去的一个月内便响了四次,平均一个星期响一次,每次都是false Alarm。心里在庆幸防火系统还操作正常之余,也有着狼来了的隐忧。万一真正的发生火患,大家都掉以轻心,怎么办?毕竟整栋大楼摆满了易燃物--书籍!

在荷兰弄的那5名少年在放火燃烧杂物推的时,肯定没有想到事情的严重性。当他们知道因为自己的好玩而闹出人命时,势必后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