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08


上回说到梅英来到了边疆,混进第二步兵营,希望能找到秋胡,可是却还一直没找着。

秋胡当了总教头之后,每天马不停蹄地操练属下的士兵,以抵挡匈奴的入侵。他也因此而消瘦了不少。可是,无论身心如何的疲惫,他无时无刻都挂念着梅英。一心只盼望能早日回乡与娘子和母亲共享天伦。无奈边疆军事常常告急,想回也回不去。

最让秋胡忧心的其实是军饷。军中的馒头近期不知何故常常常供不应求,没有足够的粮食,士兵们个个都有气无力,如何抵御匈奴的来袭?向朝廷要求补给,飞鸽传书了兵部尚书,兵部尚书却说军饷不归他所管辖,要他向御厨房要去。可是御厨房又说没有皇上的谕旨,不得随意运送食粮到边疆。就这样,飞鸽传书来,飞鸽传书去,又cc,又bcc的,时间白白的浪费了,问题还是不能得以解决。眼看粮食就快耗尽了,秋胡只好来个三七二十三,听牌幺四七,命令李瑟郎严加看管军中的粮仓。没有他的指令,任何人一概不得擅自进入。可是,尽管如此,军队里的馒头还是日益减少,令秋胡头痛不堪。

(更多…)

Advertisements

上回说到,梅英为了一解相思之苦,女扮男装,只身到边疆找秋胡。大概是大家的眼睛“破空”,一路上倒也没给人认出来。就这样,梅英来到了一座破庙,庙的门口贴着一对门神。门前还躺着一只哈巴狗。哈巴狗见到梅英,理也不理,伸了个懒腰,起身走到破庙旁的大榕树下,拉了一坨狗大便,便回到庙门口继续睡觉。梅英原想要在榕树下歇脚,可是看到那坨狗大便,便觉得恶心。于是,决定到离榕树不远的石叢里去休息。

这石叢倒也稀奇。石头是蓝色的,还排列得整整齐齐,算算共有五百七十九块。梅英随意走到第三排第三块石头坐了下来,拿出准备好的干粮和茶水充饥。正当梅英吃着干粮,喝着茶水的同时,一位长得几美一下的妇人牵着哈巴狗走到了她的面前。

(更多…)

话说秋胡与梅英成亲才一天,便遭到棒打鸳鸯,需要分别。秋胡被勾军抓去当兵。

秋胡在军队里,将梅英临别的叮咛紧记在心。冲锋陷阵时,从不一马当先,也绝对不会勇往直前。每天拼命的吞维他命丸,还常常做facial。然而,秋胡则傻人有傻福,在战场上,虽然拼命的“geng”,常常report sick,却屡建奇功,还救了王爷的命。也因此而被封为六品官,在军队里当起总教头。

自从秋胡当兵后,梅英独守空闺,在家奉养婆婆。然而,梅英对相公的思念并没有因时间的匆匆而淡薄,反而越加想念她那只在新婚夜共度一宿的秋郎。终于,她按捺不住想见秋胡的相思,心里已做出了决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