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说到,梅英为了一解相思之苦,女扮男装,只身到边疆找秋胡。大概是大家的眼睛“破空”,一路上倒也没给人认出来。就这样,梅英来到了一座破庙,庙的门口贴着一对门神。门前还躺着一只哈巴狗。哈巴狗见到梅英,理也不理,伸了个懒腰,起身走到破庙旁的大榕树下,拉了一坨狗大便,便回到庙门口继续睡觉。梅英原想要在榕树下歇脚,可是看到那坨狗大便,便觉得恶心。于是,决定到离榕树不远的石叢里去休息。

这石叢倒也稀奇。石头是蓝色的,还排列得整整齐齐,算算共有五百七十九块。梅英随意走到第三排第三块石头坐了下来,拿出准备好的干粮和茶水充饥。正当梅英吃着干粮,喝着茶水的同时,一位长得几美一下的妇人牵着哈巴狗走到了她的面前。

“这位大爷,刚才冒犯您了。这狗就是喜欢在那树下拉屎,害得您不能在树荫下休息。”妇人说着, 将手里拿着的一盒东西交给梅英。“来来来,我这儿有件无敌媒婆衫送给您,就当是向您赔个不是,请您别见怪。“

梅英担心自己的身份被揭穿,只好用手向妇人示意无需送礼。可妇人却坚持要梅英收下那无敌媒婆衫。盛情难却,梅英只好把礼物收下。

“噢,对了。”妇人说,“我姓黄,单名一个‘美’字,就住在滑铁卢街一百五十五号的食得福楼里。我们那可好玩咯,是个戏班,。我们正在‘郭家督孰馆’三楼的戏棚里上演《都是托ORD的福》。这戏可有意思了,是个喜剧。我们啊,把观众逗得可开心了,个个笑得只差没趴在地上。”妇人笑了笑,继续说:“还有,还有,看完戏还有抽奖,可赢取由百事达送出的无敌媒婆衫。这无敌媒婆衫可是时下最新的玩意儿,听说穿了能刀枪不入,神奇的很呐。有空买张票来看戏吧。我们会一直演到二十日,错过了可惜。”

梅英仍然不出声,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好了,好了,我要给人送无敌媒婆衫去。这回要送到艾弗街十八号和西西街二十三号。这西西街可是在半山腰,是有钱人家住的地方,路不好走啊。”说着妇人便牵着哈巴狗离去。

梅英将媒婆衫收好,看看时辰已晚,便赶紧上路。就这样,千里跋涉,风尘仆仆地,终于就快到达边疆。她难掩心中对秋胡的思念,便加快脚步。远远的,她看到一块石碑,走近仔细一瞧,满心欢喜。石碑上刻着两个大大的字——“边疆”。梅英终于来到了边疆,她很快便可以见到她日夜想念的秋胡了。

一到了边疆,梅英很快的便打听到秋胡是在第二步兵营里当兵,便刻不容缓地混了进去。

梅英混进军队后是否就此可以与秋胡团聚?秋胡在军队里的遭遇又会怎样?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