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说到梅英来到了边疆,混进第二步兵营,希望能找到秋胡,可是却还一直没找着。

秋胡当了总教头之后,每天马不停蹄地操练属下的士兵,以抵挡匈奴的入侵。他也因此而消瘦了不少。可是,无论身心如何的疲惫,他无时无刻都挂念着梅英。一心只盼望能早日回乡与娘子和母亲共享天伦。无奈边疆军事常常告急,想回也回不去。

最让秋胡忧心的其实是军饷。军中的馒头近期不知何故常常常供不应求,没有足够的粮食,士兵们个个都有气无力,如何抵御匈奴的来袭?向朝廷要求补给,飞鸽传书了兵部尚书,兵部尚书却说军饷不归他所管辖,要他向御厨房要去。可是御厨房又说没有皇上的谕旨,不得随意运送食粮到边疆。就这样,飞鸽传书来,飞鸽传书去,又cc,又bcc的,时间白白的浪费了,问题还是不能得以解决。眼看粮食就快耗尽了,秋胡只好来个三七二十三,听牌幺四七,命令李瑟郎严加看管军中的粮仓。没有他的指令,任何人一概不得擅自进入。可是,尽管如此,军队里的馒头还是日益减少,令秋胡头痛不堪。

这天,梅英跟随大队跑完全程的SOC之后,悄悄一人躲在澡房里梳洗,女人嘛,总是会比较爱干净一点的。梅英将身体浸泡在洒满花瓣的浴缸里,享受着她的spa。这时,远处传来阵阵的号角声,是晚饭的时间到了。她赶紧穿上衣服,三步作两步的赶到了食堂,但仍然迟到。原以为可以偷偷的刘晋旭,噢不!是溜进去,可还是给长官逮着了。

“站住!为什么迟到?给我‘掉二十’!”

军命如山,梅英只好顺从。做完了二十个伏地挺身后,便匆匆忙忙的排队去拿饭吃。她正纳闷为何今天的伏地挺身做得如此轻松时,一张超大的脸庞突然出现在眼前。

原来秋胡在梅英溜进食堂的那一刻,已经注意到她了。而梅英之所以能如此轻松的做完二十个伏地挺身,也是他示意那位长官从轻发落的。 梅英见到眼前的总教头,心里啧啧称奇,这脸也太大了吧?世上竟有脸如此大的人,稀奇呀,稀奇。

“你是新来的?”秋胡问道。

梅英没回答,只是点点头。

“来多久了?”

梅英还是没回答,只是伸出两根手指。

“两个月?“

梅英点点头。无意间看到秋胡的眼睛不停的往自己的身上瞄,心里感到不舒服。

”你知道最近军中有人偷馒头吗?“秋胡问。

梅英摇了摇头,不敢出声。心想别人偷馒头,关我什么事啊?

”说!馒头是不是你偷的?“秋胡大声喝道。

梅英给秋胡这一问,可吓呆了。她什么时候偷馒头了?于是,她不停地摇头。

”还想狡赖!你的胸前不是藏着两个大馒头吗?快!把它们交出来?”

梅英这时才发现自己刚才一时匆忙,竟忘了伪装自己的身材,把用来缠胸的那块长布遗留在澡堂内,这才使胸前微微凸起。心想这回可惨了,身份要被揭穿了,又不能开口辩护,该怎么办呢?

“抓奸抓双,抓贼抓赃,你这贼可被我抓到你的赃了。”秋胡说着,伸出双手,正要扑向梅英,食堂外传来了号角声,和喧哗声。

梅英这次是否能否脱难呢?食堂外又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故?对了,请看下回分解。希望下回是完结篇了。看官们若有兴趣也可以帮忙将故事完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