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梁文福

讲完今天的课,大学里一个学期的课,也就上完了。开讲前,我向同学们说,多年前我教一班将成为华文教师的学生,上完最后一课,忍不住写了一篇文章给 他们,与他们分享“最后一课”的心情――我们永不知道,什么时刻,会成为我们使用、学习、教导母语的最后一刻,所以应该把每一课,都当作“最后一刻”。

我没有把这最后一课弄得离情依依,讲堂上如常时闻笑声。同学们大多不是中文系的,听得我说,这可能不仅是他们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堂中文课,甚至也是他们 “今生”最后一堂中文课,青春的容颜听起课来,仿佛别有一种珍惜的神情。

下课后,不少同学留下来――男生,女生,独自的,三几个一群壮 胆的,和我谈谈话,要个签名什么的。有个同学,静静站在一边,听着大家和我说话。到后来,“最后的”也逐渐散了,他也要走了;我问他,你不是要问什么吗? 他微笑说,没有要问什么,只是想多留一下下。

他走了,门关上的声音,格外清晰。我慢慢收拾东西,空荡荡的讲堂,是熟悉的静默,也许是有 点累了,我放慢了收东西的速度;也许并不为什么,只想“再多一下下”。

晚上,临睡前,妻告诉我,教学中心里新学期第一天,有个小学女生 没有续课。妻关心那学生,打电话去了解情况,女生的妈妈说,女儿很喜欢来上华文课――应该说,比起学校里的课和其它学科的补习课,这是真正令她每周期待来 上的课。可惜,她除了华文大有进步以外,其它科目的成绩不好,妈妈决定要她“割爱”,改上其它的补习课。

那个妈妈还说,女儿非常舍不 得,上周来上最后一课时,特地要求早来,提早进课室,在自己的座位上,多坐一下下。妻转述完,对我说,难怪上周放学时,那个女生收东西的速度特慢,也是最 后一个站起来,才恭恭敬敬地行下课礼的。

我听了,眼眶竟热了起来。黑暗中,妻问,你睡着了吗?我说,还没,我在想着学生的样子,再想一 下下,多一下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