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腦子裏常出現這樣一個畫面:

島國的某個角落,有一間小店,一進去,撲鼻而來的是陣陣的咖啡香。陳設極具個性,桌椅都是用回收材料製成。舒適、簡樸,陳舊是它給人的感覺。昏暗的燈光裏,耳邊不時傳來宋冬野、范宗沛、以莉高露,有時還能聽到台灣原住民歌手用他們那充滿生命力的歌聲唱出的古調。那要看老闆的心情而定。

二樓有個小舞台,一把吉他孤單地擺在台中央,側台安置著簡單的音響器材。舞台右前方的A型告示牌,用彩色粉筆寫著演出的時間表,星期五和六是獨立音樂,其他的日子你想唱就上去唱,即便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這裡還會不定時的放映電影,主要是以八九十年代的台灣新電影為主,有時候也會放那些怎麼看都看不懂的影片。

二樓的另一端有幾個架子,陳列著二手CD和書籍。東西很隨意的放著,不是很整齊,甚至有點凌亂。沒有很細的分類,只有 “中文”、“西洋” 等等。想試聽CD可以拿到唱機播放,書本也可任意翻閱。售價寫在牆上的那塊黑板上,分黑色和白色標簽兩種,黑白配可享有優惠。在一個不很起眼的角落,有一台小電視。電視銜接著三台遊戲機,喜歡的話,可以來這裡跟怪獸搏鬥。這一設施雖然和店裡的陳設有點不搭,但卻是老闆的最愛。

老闆是個年近半百還在做夢的大叔。身型略胖,頭髮泛白。不笑時,讓人有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覺。如果你跟他混熟了,就會覺得他還蠻和藹可親的。老闆不甚健談,不過當你聊到電玩時,他便會滔滔不絕地發表 “遊戲加上白日夢等於人生” 的偉論。問他為何年紀一大把了還學人家做夢?他會告訴你:為何不?不論年紀有多大,有夢還是最美。要實現它,除了熱誠外,還要為它癡狂。所以老闆把店取名為——

Obse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