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明白電影《歲月無聲》里,馬衛國為何在聽到Beyond主唱黃家駒逝世18週年紀念的廣播后,不能自己的嚎啕大哭。

聽完獅城華樂團《40足跡》音樂會開車回家途中,電台正在播放孫燕姿的《我懷念的》,胸口頓時漲得發疼,鼻梁發酸,眼眶泛淚。沒有像馬衛國般把車停在路旁,然後放聲大哭,只是強忍著繼續往前開。早料到這場音樂會會讓我百感交集,但卻沒有想到它給了我如此巨大的衝擊。回到家後,妻問演出如何?我回說我沒在聽,她一臉茫然。

我是沒在聽,因為台上樂團雖很落力的演奏出節目表上列明的曲目,但我聽到的卻是當年的《泰山頌》、《瑤族舞曲》、《滿江紅》、《花木蘭》、《蘇武牧羊》、《長城隨想》、《台灣組曲》。漸漸地,台上的演奏員也變成了一張張我所熟悉的臉孔——俊龍、楚和、福祥、賢財、月英、起揚、令強、保娟、佩仪、良炜、惠聰、慧蓮、若雲…… 海螺聲響起,大家化身為東海的漁民們,與驚濤駭浪搏鬥,高喊 “嘿喲” !

曾經,我們一起在木麻黃樹下練習;一起在卍字石凳上玩樂;一起在音樂室里聽《大海,我的故鄉》和《一樣的月光》;一起在正心樓和集思樓玩尋寶;一起在東海岸海邊紮營;一起在大組排練時被鄭老師責罵…… 然後,我們漸漸長大,各奔東西,漸行漸遠。最後,大家卻在同一個音樂廳里,在各自的位子上,緬懷過去。

《敖包相會》硬生生的搶走了《東海漁歌》留下來的感動,就像歲月不顧一切的奪走了我們的青春年少。我終於明白馬衛國的眼淚是對逝去歲月的一種宣泄,一種不捨,一種讓人胸口發疼,不哭不痛快的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