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人生選擇題

電視劇《光陰的故事》裡,許毅源說了這麼一句話:很多事情都是選擇題,我們做了我們的選擇,復邦他也做了他的選擇。選擇我們覺得對的事情去做,就不要後悔。

不是嗎?人生本來就是一道又一道的選擇題。從哇哇落地到老了雙眼翻白,雙腳一直,我們要面對的抉擇不盡其數。可是又有多少次做了選擇後,完全沒質疑,不後悔?

當前方已無去路,你會選擇留在原地,裹足不前,就此過完一生?仰或是,你會往回走?還是,你會鼓起勇氣,跟著心的方向,選擇往左或往右,迎向未知,走向夢想?你所做的每一個選擇,都會影響你的下一個決定。

人生選擇題,沒有 “以上皆是” 或 “以上皆非” 這一選項。Choose is the most powerful verb.

Advertisements

《光阴的故事》里的许毅源,小时候常被父亲叫去偷东西,偷不到便把他关进狗笼里,不给吃喝。他在5岁那年,还差点被父亲淹死,只因为父亲要骗取那笔保险金。长大后的许毅源,与母亲相依为命,极力保护着母亲被父亲伤害。有一回,许毅源得知他的父亲找人砸了陶家的面摊,并间接的导致陶妈流产,一气之下,拿了把武士刀,要砍死自己的父亲。所幸,陶爸和冯拍雄即时赶到,才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现实生活里也有这样的例子,我最近就认识了一个。他的遭遇虽然和戏里的许毅源不同,和父亲的关系却也跟剧情类似。

他是俊。

在8岁以前,俊有个愉快的童年,那时他有母亲的呵护,有母亲的教诲。虽然母亲对他也极为严格,但他是快乐的。然而,好景不常,俊的母亲身患喉癌后,病情急转直下。眼看着母亲日益衰弱的身躯,与病魔搏斗,幼小的心灵难免会蒙上了一层阴影。就在他8岁那年,母亲与世长辞。

母亲过世后,俊并没有得到父亲很好的照顾。他住在阿姨家,由阿姨带大。据说,父亲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俊念小学时,恰逢巴士公司转型,一半的车队改为冷气巴士,车资调高。照顾他的阿姨因此希望俊的父亲能够多给些零用钱,好让俊能有足够的车资搭冷气巴士上学。可是,这个请求却被拒绝。父亲要他只搭没冷气的巴士上学,如等不到,便步行到学校去。年幼的俊在失去母爱后,便是在缺乏父爱的环境中度过了他8岁以后的童年。

升上中学后的俊日子似乎也过得不怎么好。13岁那年,一个决定,让他搬回与父亲同住。这个决定并没有让父子两的感情更融洽。父亲并没有给俊在生活上任何的资助。13岁的俊在没有零用钱的情况下,只好在课余时间内,帮人打工,赚取生活费。有时候,身无分文,还得挨饿,一整天没东西吃。有一回,他因受不了饥饿,吃了半包的饼干,结果却挨了一顿骂。就这样,俊在有一餐没一餐,半工半读的情况下,度过了他年少的日子,直到踏入社会工作。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戏里的许毅源最终找到了那片闪闪亮亮的沙滩,而戏外的俊仍继续浮沉着,寻找属于他自己的幸福。

祝福他……

人总是将美梦想象成永不可实践的渴望,于是不幸福感便越来越强。你误以为你渴望的,离你很远;其实很近

——陈文茜《山居岁月》

“一刹那的光辉并不代表永恒。”

年龄在40岁或以上,又对香港乐坛有点认识的人,对以上这句“名言”,恐怕不会陌生。是的,它便是出自于香港乐坛80年代一位歌手兼电视主持人蔡枫华之口。

犹记当时蔡枫华正在主持一个名为“劲歌金曲季选”的电视节目,其中便有一首张国荣所主唱得歌曲,获选为全年的40大。由于当时张国荣正在红墈体育馆举行他的个唱,主办当局便拉队到演唱会现场,把奖颁给他,并通过电视现场转播。就在电视镜头切入摄影棚时,蔡枫华便杀出这么一句话。因为该节目在当时极受欢迎又是现场直播,与他搭档的女主持人来不及阻止,导播更无法即时将该片段删践剪,这句话便这样在一夜之间成了名言。

最近,因为工作上的关系,常常想起这句名言,常常会问自己如果不是当年的成功,今天我们是否会更谦卑?有人会说,当年的成功让我们更有自信,然而,从事情的处理上,对人的态度上,我们是自负多于自信。因此,别人的意见永远听不进,自己才是对的。

今年,另一个成功似乎又要降临,却也带来了不少的隐忧。

谦卑,能将刹那光辉化为永恒。

荒废了几个月,现在要重新开始,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回首当初一时兴起,开始了自己难得的文字创作,虽不算什么精彩的文章,却是自己些许的心路历程。然而,写着写着,自己却越写越迷失,方向全无。

羽翔妈留言问到为何没有在继续,我回答说自己正在为此空间寻找定位。 现在重新出发,方向确定了吗?定位找到了吗?说实在的,我不知道。宏茂桥大红花曾羡慕我将年过半百而还能游戏人间,可她是否知道,那可能不过是我外在给予他人的印象。倘若问我是否真是如此,恐怕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曾经以为我的人生就这样了——上班、陪文珊、逗哲楷玩、逛街、看演出、玩电玩。偶尔还故弄风雅地到书局看书(我已把书局当图书馆),跟潮流写部落格。然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我并不知道。一年前的一次决定,原以为会更能看清楚方向。但事与愿违,自己却更迷茫。

我就像置身于大海,奋力的往前游去,却不知目的地在何方,还曾经一度因身心疲惫而险些沉溺。没有罗盘,没有灯塔,只有一颗心。心想到那,就到那。风再大,浪再高,也阻挡不了。

心,是我的方向盤。

心,是我的灯塔。

一个没钱的妈妈,为了要给儿子娶媳妇,以四百个龙银,将六岁的女儿卖到台湾。路途中,陪伴着女孩的是妈妈亲手缝制的,和她一样的布娃娃。“有它和你作伴,什么都别怕”,妈妈这样叮咛着……

这是张宇的歌曲《四百龙银》背后的故事,讲述的是他的阿嬷的遭遇。据说,张宇在录制这首歌时,情绪激动到无法完成。多亏《超级星光大道》,我认识了这首歌。通过Youtube,找到了歌曲的MV。看着画面,听着歌曲,不知不觉,鼻子酸酸的。洗澡时,才发现眼眶已经湿了。

(更多…)

这首诗,让我既感动又惭愧。

《当我老了》——写给孩子的一封信

当我老了,不再是原来的我。
请理解我,对我有一点耐心。

当我把菜汤洒到自己的衣服上时,
当我忘记怎样系鞋带时,
请想一想当初我是如何手把手地教你。
(更多…)

下一页 »